建站頻道
    當前位置: 中國美術家網 >> 藝術四方集運客服 >> 四方集運客服庫 >> 書畫 書法 藝術 美術 石濤 北京 綜合四方集運客服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《對牛彈琴圖》的“象外之象”

        作者:鄭學富2021-03-01 07:44:30 來源:美術報
        《對牛彈琴圖》的象外之象

        清 石濤 對牛彈琴圖 故宮博物院藏

        關於“牛”的成語有很多,人們最熟悉的莫過於“對牛彈琴”。它出自東漢末年佛學家牟融的《理惑論》:“公明儀為牛彈清角之操,伏食如故。非牛不聞,不合其耳矣。”比喻對不懂道理的人講道理,對外行人説內行話,現在多用來譏笑説話的人不看對象。清代著名畫家石濤反其意而用之,創作出一幅流傳千古的名畫《對牛彈琴圖》(現藏於故宮博物院),可謂意境深邃,寓意深遠。

        石濤是中國繪畫史上一位十分重要的人物,既是繪畫實踐的探索者、革新者,又是藝術理論家,一篇《畫語錄》,幾乎成為中國畫學史乃至中國美學史的壓卷之作。《對牛彈琴圖》正是石濤晚年的重要作品,畫面簡約,僅一士、一琴、一牛而已。一高士正面而坐,目視前方,神情靜穆,手撫琴絃;一玄牛面向高士而卧,全神貫注,側耳傾聽,如痴似醉。背景空曠,似琴聲縈繞其上,餘音嫋嫋。水墨繪就,濃淡相間,不着一色,筆墨洗練,構圖奇險,大片的留白,給人以想象的空間。

        其上題跋和詩佔據了大量版面,其中石濤和曹寅詩云:“牛聲一呼真妙解,牛角豈無書卷在。世言不可污牛口,琴聲如何動牛慨。此時一掃不復彈,玄牛大笑有誰爾。牛也不屑學人語,默默無聞大滌子。”和楊耑木詩云:“朝耕暮犢不知音,一彈彈入墨牛耳。牛便傾心寐破雲,琴無聲兮猶有聞。世上琴聲盡説假,不如此牛聽得真。聽真聽假聚復散,琴聲如暮牛如旦。牛叫知音切莫彈,此調一曲琴先爛。”讀石濤的和詩,讓人感覺到此畫的“言外之意”、“象外之象”。

        中國畫強調寫意,表現的是氣韻、境界。南朝宋畫家王微在《敍畫》中説:“夫言繪畫者,竟求容勢而已。”《文心雕龍》説:“是以陶鈞文思,貴在虛靜,疏瀹五藏,澡雪精神。”這就是一代代中國文人孜孜追求的完美人格。縱觀中國藝術,包括詩詞文賦、書法繪畫,凡能流傳於世且能稱其為經典者,背後體現的是博大精深的文人精神。《對牛彈琴圖》所傳達的畫外之音就是石濤的心境和精神,這與他曲折的人生經歷是分不開的。

        作為“清初四僧”之一的石濤俗姓朱,是明太祖朱元璋從孫朱守謙的十一世孫、明靖江王朱亨嘉之子,本應過着富貴生活,遺憾的是他生不逢時,出生在明王朝滅亡之際。

        康熙二十三年(1684年),康熙帝玄燁首次南巡,於當年十一月駐蹕南京,曾至名剎長幹寺巡幸,石濤正掛錫該寺,欣逢其會,即與長幹寺僧眾一起恭迎接駕。能得到皇帝親自接見,石濤倍感榮幸。石濤非常幸運,五年後,即康熙二十八年(1689年),康熙帝再次南巡,在揚州停留,並巡視揚州平山堂。石濤與眾僧恭迎聖駕,康熙帝有驚人的記憶力,居然當眾呼出石濤之名,使石濤更是受寵若驚,心情澎湃,當即作《客廣陵平山道上接駕恭紀》七律二首以表達當時的激動心情。其一曰:“無路從容夜出關,黎明努力上平山,去此罕逢仁聖主,近前一步是天顏,松風滴露馬行疾,花氣襲人鳥道攀。兩代蒙恩慈氏遠,人間天上悉知還。”其二曰:“甲子長幹新接駕,即今已巳路當先。聖聰勿睹呼名字,草野重瞻萬歲前,自愧羚羊無掛角,那能音吼説真傳。神龍首尾光千焰,雲擁祥雲天際邊。”詩句發自肺腑,感情真切,既表達了對皇上的感恩戴德之情,又流露出能夠得到皇上點名的自豪得意之態。

        石濤還感覺不能夠盡情表達萬分激動之情,又繪製《海晏河清圖》進獻皇上,以比喻天下太平,歌頌皇上的仁政之德,並在畫上題了詩句:“東巡萬國動歡聲,歌舞齊將玉輦迎。方喜祥風高岱嶽,更看佳氣擁蕪城。堯仁總向衢歌見,禹會遙從玉帛呈,一片簫韶真獻瑞,風台重見鳳凰鳴。”署名“臣僧元濟頓首”。從中可以看出此時的石濤備受鼓舞,不再以前朝遺臣自居,而是以新朝屬臣為榮了。

        不僅如此,在一些達官貴人的鼓勵下,勾起了石濤的入仕慾望,他感覺前途一片光明,於是在同年秋,他滿懷期望地來到北京,“欲向皇家問賞心”。在京城,石濤頻頻出入王公貴族的高第深宅,繪畫作詩贈與達官貴人,以求謀得官場一席之位,可是他的願望落空了。他寫詩表明了自己此時悽楚哀婉的心情:“諸方乞食苦瓜僧,戒行全無趨小乘。五十孤行成獨往,一身禪病冷於冰。”康熙三十一年(1692年)的一個秋風蕭瑟時節,51歲的石濤買舟順京杭大運河南下。黯然離開京城,回到揚州後搭建一處大滌草堂,潛心繪畫藝術。

        有人説《對牛彈琴圖》反映出作者難遇知音和孤獨落寞的心境。石濤出生於帝王胄裔,明亡之時他僅是三歲孩童,由太監帶走出家,顛沛流離,有國破家亡之痛,在他幼小的心靈裏充滿了對清王朝的憎恨。然而當聖顏垂青於他時,他又誠惶誠恐、激動異常地兩次跪迎皇帝,並不惜贈送字畫求得與清王朝上層人物往來,以博得出人頭地的位置,可以説他的內心充滿矛盾。權貴們僅僅把他作為一個會畫畫的和尚,並沒有委其重任,甚至連聘請其為宮廷畫師的意思都沒有,現實是殘酷的。當他的美好理想被重重的摔碎之後,他失望、無助、孤寂。

        然而筆者認為這只是其一,他作此畫也不一定是想表達此意。“對牛彈琴”是一個帶有貶義的成語,石濤點石成金,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藝術語言。雖然他進京求仕,因沒遇到“伯樂”而受挫,一任己心,清高孤傲,但從其交往經歷和畫的意境題跋看,他在藝術創作上卻是和者眾多。

        石濤37歲那年來到文人薈萃的南京,結識許多文藝界名流,如魚得水,與屈大均、孔尚任、龔賢、戴本孝、查士標、程邃、黃雲等常有往來,對其藝術境界的昇華大有裨益。此時的石濤筆墨揮灑自如,得心應手,達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,形成了恣肆灑脱的藝術風格,在繪畫理論上也自成體系。即使在北京,他也結交了大司馬王騭、大司寇圖公、輔國將軍博爾都等政界翹楚,創作了不少巨幛大幅作品。

        再從《對牛彈琴圖》上的題跋看,就錄有曹子清鹽使、楊耑木太史的原韻和顧維楨和曹、和楊詩以及石濤自己所作和詩。曹子清是康熙帝的心腹之人,卻把性情高傲的石濤引為一生之知己,可見二人情誼之深厚。曹子清詩云:“一笑雲山杜德機,閉門自覓鍾期子。”在石濤生前身後三百年,追捧者層出不窮,湧現眾多“石粉”,如揚州八怪、張大千、傅抱石等名家皆是其崇拜者。齊白石稱石濤“下筆誰敢泣鬼神,二千餘載只斯僧。”至今,他的高超畫藝,精深的美術理論仍然影響着後人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靜愚
      相關內容
      More.. 名人堂
        More.. 藝術展訊
        •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業務部: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
        • 郵編:100069
        • 電話:18053077877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術部: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
        • 郵編:100052
        • 電話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熱線:服務QQ:529512899電子郵箱:fuwu@meishujia.cnbeijing@meishujia.cn
        Processed in 0.059(s)   13 queries
        update:
        memory 4.263(mb)